小云酱

【奉天逍遥】在漆黑夜里

记自己的脑洞

(一)
玉逍遥会在漆黑的夜里想很多很多的事情。
有时是鸡腿有时是叉烧包,有时是小妹玉箫有时是仙门和小默云,更多的时候他会想起君奉天。
玉逍遥是天地间一等一的聪明灵秀之人,在他去了仙门,与那个不愿叫他师兄的师弟君奉天从开始玩的好然后一直到狼狈为奸放荡度日的时候,他就知道恐怕是喜欢上这个漂亮师弟了。说实话,他感到压力很大,因为他知道他的亲亲小妹也喜欢着漂亮的二师兄。玉逍遥曾在漆黑的夜里思考了很久,久到睡死过去,当然也没能想出什么办法,就此与君奉天保持距离?且不说他自己不愿,这样做无非是更让人起疑。为今之计也只能就这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玉逍遥觉得搞不好他会装到天荒地老装到他们都老去,一切炽热的感情都随着时间渐渐淡去的时候,世事无常。他们去了血河战役,捡到个小朋友,然后玉箫离开了他们。再然后他受伤,君奉天离开,玄尊去世,只留小默云,独守仙门。一段时间内玉逍遥什么都不想,只是追着地冥,然后被封天堂之门之后,在无数个漆黑的夜里他也只能无聊的想很多很多的事情了。

(二)
玉逍遥再次见到君奉天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在儒门昊正五道之内,他脑补了一下他俩感人的重逢,但看着师弟银灰的头发,沉静的表情,心中很不高兴。为什么我被关那么多年在那么多孤独漆黑的夜里还坚定不屈的保持着自己爱笑的品质,你怎么可以自己作成了这个样子!玉逍遥心中刷屏了感叹号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也沉静的说:师弟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你。
玉逍遥在回去的漆黑的路上想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哼你就是吃定我喜欢你了,他心中恨恨的想,然后作出了决定,他要让他高兴。

(三)
在见识过发生在他严肃的师尊身边各种奇形怪状的不严肃的事情之后,云忘归表示十分震惊,然后他贱贱的说:哎呦喂师尊你跟师伯,你们关系真好啊,从没见过与你这般相处的人。
君奉天并未觉得如何,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多少年以前他们两人便每天都是如此。是呀每天都是如此。
在漆黑的夜里,昊正五道的君奉天也想过很多很多的事情。他曾经无数次想起离开的师妹以及师兄弟四人的趣事,时间越久他却渐渐发现有时已想不起师妹在那个场景所说的话了,而在记忆里愈发清晰的却是玉逍遥的身影,关于他的各种事情仍旧记忆犹新。后来他才猛然意识到也许他所喜欢的不是那个娇俏可爱,并悄悄心悦于他的师妹,而是自己一直在注视着的玉逍遥。年少时被美好少女倾慕的小小的欢喜和骄傲让他盲目,直到时间愈久才认识到心中所最怀念的美好其实是那些与玉逍遥一起度过的日子。
但是想明白了又能怎么样呢,他想,在这混乱的武林,他与玉逍遥有各自的责任,共同的理想,这条路他们必须走下去。

(四)
玄尊之死仍旧谜团重重,君奉天知道父亲生前的异常,他信任身边的友人亲人,在陵寝里看到那些语焉不详的记录的时候,于是头脑一热顺手毁了一切。在离开仙门这么久远的时间里他得到了很多,曾经那些美好的情谊他也没有忘却,相比于早已不在的人,手中紧握的东西才是更重要的。但是即使明白,在离开仙门的路上君奉天还是免不了胡思乱想,心中凌乱,他看着玉逍遥似担忧似不安的神情,并似要开口询问之时,突然扶住他的肩膀说:师兄,我喜欢你!
玉逍遥跟在君奉天身后也在胡思乱想,他看着他的所做与神情就知道事情恐怕不简单。玉逍遥早就意识到自己记忆恐有欠缺,地冥对他有时更是莫名其妙,他自觉在三乘同修时也没对他干过什么特别的事情,这一切的异状怕是与自己有关。玉逍遥心想长痛不如短痛,我干脆问好了,结果还未开口就听见耳边一个响雷,君奉天说:师兄,我喜欢你。
君奉天这句话说出之后反而一下子脑袋清楚了起来,他接着说:当年我年少并未想过什么喜欢谁的事情,之后各种事情接连发生,还来不及思索自己的事便已来到儒门,这么多年我才真正想清楚,我喜欢你。你不必着急回答,我只是觉得世事无常,想把我的心情告诉你,希望你不要介意。无论如何,我们生死与共。儒门还有事,我先走了。
玉逍遥看他貌似镇定的说完然后自己跑了,心里一阵懵比。对于他后面说了什么其实都有点云里雾里,耳边一直回荡着他师弟的两次十万伏特,“师兄”和“我喜欢你”。他在小路上呆立了一会,耳尖微红,然后笑了。

(五)
之后他们又见了数次,但谁都没有提起那件事,只是各自奔波。之后在重伤,中毒和功体被制的情况下与越骄子力战之时,玉逍遥曾想过要不干脆与他同归于尽。等下,同归于尽?我为什么要与越骄子同归于尽。。。。。要同归也是与奉天好吗!于是天迹神毓逍遥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功力做掉了越骄子!咳咳,于是玉逍遥假死跑掉了。
君奉天找到玉逍遥时,他正躺在个大石头上望天。
哎呦奉天你来啦。
玉逍遥你!
啊,我还行,暂时还没有死。
你闭嘴!
君奉天运起神皇之气给他疗伤,脸色比玉逍遥还吓人。
玉逍遥拍拍他的手,笑盈盈的说:其实我当时想要不要干脆豁尽功力与他同归于尽算了,然后我突然想到诶好不容易我也一直喜欢着的亲亲师弟向我表白结果我还死了这也太浪费了,还没有享受过的我怎么可以这样就去死,于是我就坚持下来拉。
君奉天抿着嘴,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的抱住了他。

(六)
最后他们终于去打了八岐邪神,他们两人耗尽神皇之气终于辅助主角把他再次封印,然后两人也从武林消失了。
当君奉天醒来时发现他处在一般黑的夜里,头顶似有莫名的物体散发着光亮,玉逍遥注视着他的目光温柔又兴奋。他说:奉天你看我们好似到了异世界!君奉天观察周围,感到灵气稀薄空气污浊,他们脚下与周围之地都是一般高的草和奇形怪状的小树。偶尔经过的男子都头发短短女子穿着清凉,两人各自检查自己与对方无碍后,便参照路人给自己加持了幻象,走了出去。
这是一块小小的平整场地,不少年轻人聚在一起,中间有人用短短的蜡烛围成个心形,男子单膝跪地,举起个小盒子,对女子说:亲爱的,嫁给我吧!女子害羞的接过小盒子,然后周围爆发了一阵欢呼声。玉逍遥也跟着起哄,说:奉天你看这是求婚那!诶嘿嘿我跟你说,你向我表白的时候我都震惊了,你说你年少时就喜欢我什么的,但看你以前是怎么对师兄我的,一天没大没小,师兄伤都没好自己就跑了啊。。。。。。。
玉逍遥似被这欢乐兴奋的人群带起了情绪,开始数落起君奉天的不是来,说了好长一段他发现师弟竟然连“恩”都不回复他了!
奉天~~
你听。
玉逍遥凝神静听,周围似有少女用他未听过的语言清亮的唱着歌。他们早已修得神通,玉逍遥凝神之下便听懂了这不明语言。
便听那歌声唱到:
如果当时知道那就是爱情的话
我可能就不能那般自然的与你交流了吧
还总想着我们可真是投缘
是一对充满默契的好朋友
其实重要的提示一直都在我的眼前
答案就藏在毋庸置疑的过去里
如果要放弃的话我一个人就好
但如果想要梦想成真的话当然是要同你一起